09
2017
01

“体育成必考”引热议

 

“体育成必考”引热议

●事件动态

09
2017
01

争渡

 

争渡

           ——《近在远方》读后感

09
2017
01

缓酌真滋

 

缓酌真滋

        

浮生若茶,你将如何品茗?

13
2016
12

农民工的城市梦

 

农民工的城市梦

316 杭敏楠

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农民进城谋取更高的工资。在路边的小摊,在正在建造的高楼,在修补的道路上,随处可见他们忙碌的身影。

13
2016
12

重拾温暖

 

重拾温暖

316陈峥忆

走在繁华的街道,汽车轰鸣的声音,小贩叫卖的声音,行人聊天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路边一个手里拿着生锈的铁碗蜷缩在角落的老人看着周围的喧嚣默默低下了头。没有人停下来给他一句关心,没有人行下来给他一点钱,没有人停下来,因为我们少了一份温暖。

02
2016
12

现代师生关系:学习共同体

 

现代师生关系:学习共同体

教师和学生是学校的两大主体,教师和学生相随使教育生生不息,由此,教师和学生的关系便成为教育活动中最为普通和最为重要的关系。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不同的教育阶段,师生关系有不同的内容和与之相应的表现形式;作为社会关系的一种特殊形态,师生关系与教育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紧密相连,并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

02
2016
12

2017年浙江省普通高考考试说明 语文

 

2017年浙江省普通高考考试说明

                                     语文

02
2016
12

一只没有主人的影子

 

一只没有主人的影子
             212班 瞿钟杰
{没有真实的存在,就像没有真实的真实。}


                                                                     (一)
  今天晚上请你停下匆忙的脚步,坐在灯光下,安静下来,摇一只风铃,碰碰你的影子,看看它还在不在,你能否看得见。如果不在,你也许就是我的主人了。当你发现不在的时候,不要焦急,不要恐惧,先听我讲一段故事,故事讲完后,再来找我吧。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失去主人的,就像我是什么时候出生一样,一直是一个谜。我的一切都是谜,如同现在的我,正在扮演一个叫做“影子”的角色,一个傀儡,不知道背后有那只笔正在伸向我。也许有些谜是好的,有些就未必,我无法分辨,需要你的慧眼。
  我曾经在一个元宵的夜晚,梦到一片花灯,好像那些灯就是花一样,或者本来就是花,只是我把它们看成了灯,精致,黯败,碎莹莹的。千万张不同颜色的面孔黛着灰蓝的底色,穿着灰蓝的大衣,从千万条繁华的巷口,穿过,仿佛是会移动的花灯。他们或涌向一张涂满金的金纸,或大声喊叫,又牵过一个人的手,溜进下一个灯光闪耀的背景。
  他们在我眼里都一样,就像我在他们眼里都一样。但他们看不见我,更不会跟我说话。没有人愿意与一个陌生人说话,更不用说是一片虚空,因为这毫无意义。我影着我自己,同时穿过幢幢的黑影与灯火,周围的一切都带着手汗与猎枪的气味,好像每个人在暗处都有一把枪对着他们的后脑勺,步步紧逼——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但我们还是假装“天真"地去面对生活,真是所谓的把握"当下”。
  我就是在那里“遇见”我主人的。他也是那人群中的一个,一个整体中的另一个整体。但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不过这是对于我来说的,对于大多数不相干的人还是一样的。他的外貌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当时堆着笑,牵着一个女郎的手,谈笑着,眼睛也看不清,茫然的像江面上的笛声。我站在远处,望着他,但我想我更多的是望他那段残缺的空白——原本是属于我的,现在却明亮的空白着。周围的灯光和影子试图想填满它,试图证明它的"存在",可最终还是像一片薄薄的霜——落入一圈一圈时间的黑网。
  见了他,我发现我并没有出奇的兴奋,也没有那种兴奋过度的镇静,反而是一种莫名的恐惧,像金丝的缠绕。我要逃跑了,我想是的。但我还是走向了他,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控制着我。我试着将自己的身子侧过来,以至于让我的主人“完整”,可是,当我躺下的时候,我的主人已经走远了,我再跟上,主人再走远——像旋转木马,你永远别想着与另一个重合。
  我失望极了,但我也没有办法,继续尝试,继续失败。我不断地压在其他影子上,原本,它们一个个像木屑雕成的傀儡,轻薄得如一张纸,目光很红,呆滞又沉重。但当我压着它们的时候,却同复活了一般,一双双红红的酽酽的眼睛顿时盯,瞪,跳,射,像夜幕上的残红,残红下的血染,顿时血朝我这边烧过来。
  “你们看他,狼狈着像只狗一样。”一只影子轻佻地说。
  “哎,真是可怜,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一点施舍。”另一个影子附和着说,透着嘲笑与谄媚的口气。
  “哈哈哈......”
  不知不觉所有的目光都射向我,四周早已被目光狠狠地围住了。刚才那些“死着的”统统复活,露出它们的本来面目。我就像站在一千面镜子前面对着一千个自己,我已经分不清它们是我的影子,还是我是它们的影子。影子也许并不是特定事物的最终影像,而是作为一种事物,被光从一个样子幻成另一个样子。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是谁的影子,我们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影子的跋涉是无限的。
  再来说说当时。当时的我也只能背水一战,委屈又愤怒地径直走到主人的面前,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家长的发落。可是他还是没来理我,依然堆着笑,和身旁的女郎谈笑,眼睛茫然得像江面的笛声。于是我开始大声喊叫,大声喊叫,不停地在他面前摇摆,扯他的衣服,用各种动作引起他的注意,用各种姿势证明我的存在。但他还是没来理我,没来理我,就这样一寸一寸地从我的生命里穿过了,一寸一寸地走向另一个虚空......
  周围又想起笑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漫漫地,编织起整个被烟花吞噬的天空,编织起整个世界的谎言,编织起世界尽头的另一片同样阴暗,同样熟悉的笑声。
  我变得茫然又沉重,沉重又茫然,又是穿过幢幢的黑影,又是穿过幢幢的灯火,但笑声影随,笑声影随......
  世界是一只巨大的影子,只不过我到现在才意识到它的存在,比我存在的还要假,也还要真。
  “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再叫我。”在我梦醒来的那刻,我仿佛听到我的主人说。
                            

02
2016
12

改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改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307 黄成杰

近日教育部就《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对部分汉字进行了“动刀整形”,调整其写法,这一做法引爆了社会的议论热潮。很多人对此提出了激烈批评,我深不以为然。我并不是文字专家,但是作为一个中学生,我觉得社会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文字也会有一个进化、规范的过程。

02
2016
12

谏太宗十思疏 朗诵

2_23谏太宗十思疏_魏徵.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