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16
09

浅看忠言

 浅看忠言

                                         ——读《忠言顺耳》

  301 李千红  

偏激和过分肯定,总是为别样的观点留有余地。

郑老师也许是受了什么无稽的批评,又或是刺激,一时激愤难忍,遂冒出如此慷慨激昂之语。已证自己并非是自信,或是脆弱,而是这忠言顺耳实乃进步之途。

他极言国人吝于赞美,打着忠言逆耳的响亮旗号打击他人自信。然而,这并非是专挑他人毛病。正是因为熟悉与信任,才会毫无顾忌。正是因为是真的为别人考虑,才会如此说出真话。然而,的确,我们变得越来越似乎耿直。“为你好”,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人在面对刺耳的语言时,无力反驳,只剩满腔憋屈。话虽无误,可却总是伤人。与对方的关系未必到了可以直言不讳不加掩饰的地步,不重方式只顾表达自己的观点,忽视他人感受,往往使得其反,从而顿生误会。但这忠言又不可不说。然而本意并非打击。需要的,是改变说忠言的方式。忠言顺耳,并非一味夸赞,而是更令人接受的忠言,适合的赞扬。

然而,国民自信度偏低,实在不可轻易定论。国人确有崇洋媚外之势。人心本就如此,别人的总是比自己的好一点,总是更容易看到别人胜于自己的地方。但是毕竟,自己的国家有太多显而易见的不足。而我们又从来不满足,对于更好的生活充满渴望,而追求的心也更加急迫。而周围的现实又给了自己太多失望,改变不了,于是便变成了一心一意的向往,更加深刻的歆羡。也让人更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去真正理解自己的国家,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人的贪心却只增不减。苦涩地说,这不自信也是情有可原。

同时,传统文化中,谦虚的美德早已扎根在我们心中。“满招损,谦受益。”这同样在心中根深蒂固。我们本就不习惯于夸赞,不习惯给国人和国家过多鼓励。况且现实残忍,我们缺少讲赞美的话说出口的勇气。我们活得谨慎,总怕逾越了界限,而让赞美变得名不副实。我们总在担忧,那些会变成骄傲,而导致停滞不前甚至落后的结果。当获得一点成就想要抬一抬头时,面观世界,却只能低头。赞美也并非对外国的进步有如此重大的作用,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他们都是脚踏实地而做出的成绩。他们赞美,因为长久以来的民族文化,更因为资本。

也许,我们需要一个足够灿烂的境地,来自现实或是心态,来真正释放自信。而又或许,我们需要一个关于忠言的环境,用契合我们的方式,用不断进步着的方式。让赞赏和忠言,能融洽地在一起。

忠言各有不同,现实总会用它的方式告诉你,而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也许,都有一个不同的接受方式。用最好的方式接受它,才能更好前行。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