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16
10

你是,我逃不脱的一场烟罗

                   你是,我逃不脱的一场烟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题记

空气里有氤氲的气息。

天空由远及近比画出温暖色泽,有着焦糖一样色彩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校园里,透过玻璃窗子在教室的第一排桌子上蔓延出浅色的光。

 

高三高考放假的早上,照例因为浅眠而早早地醒来了,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居然是你发来的,你说,去不去初中看老师?嘴里不自觉地轻轻呢喃了一句:“呐,孩子,这是你大半年来第一次联系我呢……”

拿毕业证书那天,没说一句再见大家就离散了,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难舍难分。

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各自遇见着各自的人儿,各自唱着各自的离歌。

一年来,再次见到你:稍微褪去了稚气的娃娃脸,红格子的衬衫,白色的休闲裤。心中明了:你早已不是那个只知道穿黑色牛仔裤的孩子了。

在那一瞬间,脑海中的那个笼罩在一片淡淡雾气中的人儿,瞬间被大雾吞没了。

    相知亦如造梦。死去的或离开的,梦醒不醒都万事皆休。活着的,留下的,才是最哀苦的。被回忆留下来回忆两个人的一切。

1》 》彼岸•花开

“我,能做你的朋友么?”

不知道第几次从梦魇中醒来,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声音,紧紧地攥住了我的心脏。打开窗户,让清凉的夜风吹进黑暗的房间内,一缕调皮的月光像一条银绸一般滑入了房内,恰好落在了床头的那本《彼岸花》上。那些片段,像飞雪一样在身体里猝然涌现,倏然消失。

 

夕阳下的校园里,“我,能做你的朋友么?”站在对面的你小心翼翼地问着,目光却愈发坚定地看着我。“呵!那就试试吧”抛下这一句没有温度的话,我,转身离开。

那时,被所谓的友情的鞭笞过的我,字典里只有一句话:人情冷暖,不过是人走茶凉罢了。              

你的话,我隐约听到,有石块打破玻璃的声音,我感觉到在我心底,那个只属于我的世界,裂开了一丝缝隙。我看到,那个我,平静无波的眼底开始有水光在流动,熠熠生辉。

 

“喏,上次你说的《彼岸花》。”你状似随意地把一本书递给我。转身。离开。可我仍见到了你眼底的局促不安。我张了张嘴,却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发不出一个音来。忙着离开的你没有看到,我的眼眸中,瞬间盈满了水汽。“啪”的一声,掉入了我那如一汪死海般的心底,激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越来越广,泛滥到四肢百骸。你可知道,那只是我随口的一个要求。你可知道,我以为你的答应只是一个礼貌的敷衍。你可知道,我从来没有预料过收到这一份意外的礼物。

而心底缓缓流过温暖的河。

 

2》 》 无涯•遇见

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

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夜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青春是一场无知的奔忙,总会留下颠沛流离的伤。

 

于是,我们疏远了,不为别的,只为流言蜚语。

于是,我说,再见。

于是,你说,好的。

 

从天堂到地狱,我路过人间。

 

日子就像放黑白默片那样,作为一个生活的旁观者,作为人生的一个过客,过着我的生活。每天我都会狠狠地告诉自己:他已经不是你的朋友了,不用对他那么好了,不用那么在乎他了,不要那么犯贱了。

可我为什么在拿作业时看到你的名字就顺手拿起;可我为什么在看你对发下来的作业无动于衷时傻傻地去帮你订正;可我为什么在看着你撒娇的眼神时仍会不忍,把自己的作业扔给你抄。后来,我知道了,是因为习惯。

 

那段日子,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刚进初中的时候一样,恰好的距离,小心和熟络并存的交谈。无聊时,依旧会在晚自修传着纸条。

 

中考前的晚自修,大家都箭在弦上,连教室里的空气都紧张得似乎一碰就破。

清丽的小楷字迹显现在纸条上:你现在有把我当朋友吗?(格外小心的语气)

你写下:有啊。(爽朗的语气)

黑色的字迹继续出现在纸条上:那……那天我说的不要当朋友了的话你不是说好么。(局促不安的语气)

你写下:那句话我一直没当真啊!

你不顾自修课的纪律,回头,朝我狡黠地一笑。

那一刹那,安静的教室里,“啪嗒、啪嗒、”,有水滴落在纸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我,不再只是一个过客。

 

》》3 梦阑•烟罗

欲语心情梦已阑。

在珍惜与忽略、得到与失去之间,人不断地辗转。

肩膀上忽然感觉一沉,思绪被拉回到现实,回首看见你眼底的局促,接过一张白色的纸条,上面写着:你是我逃不过的一场烟罗。

到底谁是谁的呢?

                                                           

                                                          

 

作者:萧山三中求索文学社 原301 赵婷婷


 

 

 


« 上一篇下一篇 »